你自己瞄

【永七】剧情分析

看了格雷穆的支线剧情以及这次留言本的活动宴华的那些话,开了点脑洞,仅代表个人观点,全是个人主观臆断,不代表官方。


说一下脑洞相关的前提补充。

 

平行世界论。之前指挥使救安托的时候用方舟穿越回过去帮助过去的安托和活骸零战斗胜利,按照剧情来说那场战斗安托失败重伤,然后被零的不死结晶救下但是双腿被废,如果是一条世界线,那么现在的安托应该可以走路,指挥使回到现在安托还是要依靠方舟行动,这就会出现时间悖论,所以只可能是回到的平行世界的过去。

 

还有一点是阿岚线提到的安托怕伤害到民众用方舟穿越到了时空缝隙,时空缝隙存在的前提也应该是有平行世界。

 

牵扯到这个,小天使做实验说到的残留率,也就是每周目结束的那个数值,有没有可能也是多个平行世界同时进行,每多一个周目,就多有一个世界存活,指挥使的记忆在某个契机下也会出现重叠而能想起来的越来越多。不过亲友说是一条时间线上每过一个周目指挥使就多一点记忆,两个我觉得都说得通吧。

 

以及世界并没有轮回,这个在格雷穆线有提到。

 

然后就是这次的神秘留言的活动。

 

第一条上说没有任务文件但是宴华却要给指挥使发战术终端,结合第二条的内容来看,按照贴吧大佬的剧情分析,说的是中央庭其实有内鬼,有神明安排进去的人,宴华因为知道了某些事情所以用战术终端这种安全隐蔽的方法发给指挥使。

 

但是神的棋盘的结局宴华最后应该是没见到神明的,那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以及最后一条的告别,告别什么?宴华和指挥使告别?为什么要告别?

 

可不可以猜想为实际上这个活动的宴华是未来某个平行世界神明线的宴华用安托的方舟回到现在为了告诉现在的指挥使某些事情,而且最后的奖励,神秘钥匙,会不会也是神明线为了脱离轮回的钥匙,但是未来的指挥使失败了,所以宴华要回到过去。

 

以及现在能打开的密钥,里面指挥使说了一句数列似乎可以无限写下去,是不是进一步佐证了世界其实并没有轮回。

 

还有那个36和63,只是单纯后续解密需要的数字,还是其实是什么颠倒或者镜面的意思,或者是我们意识到的某些事情其实是正相反的。

 

第二大点,格雷穆的剧情。分小点来说。值得一提的是,格雷穆攻略的要求是不允许进入黄昏线。考虑到某些人没有所以说了某些剧情里面的话,不全是分析。

 

1.关于格雷穆的梦境,他说他在梦里见到了长大的指挥使和伊萨克,并且说黄昏线(猎犬暴走格雷穆没追上重伤昏迷)是在指挥使和伊萨克认识七年以后发生的。

 

以及梦境的最后,窗外紫红一片已经是世界末日,伊萨克出门,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就是他昏迷前最后的记忆。(伊萨克有一条线说的是伊萨克被抑制住了没有立刻变成猎犬直到最后黑门爆发世界毁灭)

 

2.格雷穆为什么陷入昏迷。指挥使用战术终端发现没有一周前的战斗记录,然后格雷穆和指挥使去查入院记录,发现格雷穆的上一条入院记录是七年前,也就是说从黄昏线到现在格雷穆醒过来已经过去了七年。

 

有一点值得提的是,数据库的管理者应该发现了7年这个记录明显的“错误”。但是并没有进行修改。按照之前的轮回说,大家的记忆应该都只有7天。

 

那么这个管理者是谁,为什么不改。安线的时候说夜晚中央庭闹鬼,结果是安托。中央庭数据库的管理者有没有可能就是安托宴华这些人,安托因为神器(方舟)的原因其实早就知道了某些事情,而宴华作为头脑,也猜到了某些事实,所以他们因为存疑或者已经知道而并没有进行修改。

 

安托因为能进行穿越会不会是另一种角度的旁观者。

 

3.格雷穆为了重现梦境去找菲尼克做实验。实验里面再现的场景就是黄昏线的场景。但是这个场景里面伊萨克已经是个成熟的神器使了,而并非我们之前周目剧情里面因为种种原因而逃跑的伊萨克。

 

而这个梦境就是格雷穆所说的认识七年后长大的伊萨克和指挥使所面对的黄昏线。

 

4.第一次实验失败以后,进行的第二次实验。伊萨克控制住了神器但是因为力量使用过度而出现了活骸化。这是格雷穆梦里的伊萨克结局,和之前周目剧情里的任何一个都不一样。

 

而在格雷穆的梦境里,是挺过了黑门融合以及世界毁灭的,换句话说就是理论上不应该再轮回了,但是数据还是遭到了删除。但是伊萨克并没有爆发猎犬力量毁灭世界。实验到此结束。

 

实验结束以后,格雷穆说了一句“作为被世界牺牲的一丝瑕疵,我们或许宁可选择轮回”。那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每次都有人牺牲,所以是指挥使或者神器使潜意识里都希望轮回然后找到最好的结局,或者说神明其实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感觉不太可能)。

 

忘了说一点,格雷穆剧情里提到了一句人的感知要比记忆的多得多,差不多就这意思,换句话说就是很多事情感知到只是忘了,而并非没经历过。

 

最后总结一下时间线就是实际上以后过了14年,时间并非轮回而是一直再往前走,只是神明让大家的记忆出现偏差,每过7天就清除一次记忆,是记忆在轮回,而并非世界在轮回。

 

然后关于为什么如果不是轮回,那么过了14年指挥使并没有格雷穆的记忆中长大。然后推高校剧情里面有一句话说的是“黑门下的时间是扭曲的”。那可不可以理解成外面1天交界都市1年,但实际的时间是外面的时间,所以14年其实只是过了14天,大家的样貌都没有发生变化。

 

但是这么说又解释不清格雷穆梦里那个长大的指挥使和已经成熟的伊萨克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因为扭曲时间,那格雷穆应该没看到过长大的指挥使和伊萨克。

 

以及一些疑问,世界(或者说记忆)是从黑门出现以后很久才开始轮回的,而每次世界毁灭,新周目都是还没有被毁灭的暂时和平的世界,那说明神明确实有这个能力,那她为什么还要让巨大黑门出现,以及黑门不是自然出现的,是因为希罗和零的研究以及乌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借给零的那本书导致的,如果神明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为什么会让这种足以毁灭世界的灾难出现。

 

伊斯卡里奥在格雷穆线说了一句死亡由罪而生,死亡降临大地因为所有人都犯了罪,神明必须消除她的子孙灭绝他们的后裔,不知道和这句话有没有关系。

 

反正瞎奶这么多,看最后神明线出了能中几条(。)

 

还有一个补充的,就是没有轮回的问题,官方从圣诞新年夏活这些活动的时间变化,也应该是没有轮回的。


以及最后再强调一遍都是我的主观臆断。

又是我(。


搜了一下看只有部分截图,没人发完整版的上来就发一个做个记录


最后一句没截到说的是树先生没有魔力,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好人罢了

最后剧情,搜了一下看没人发过整个的


文案这波放大了他好苏!!!!!!!


只要和晏华在一起,什么奇迹都会发生


因为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晏华啊!!

【吴叶】圣诞结

小短打,不太会这种风格

圣诞快乐


#

叶修第一次见到圣诞老人是在他三岁的平安夜,一个小小的身影,看起来也就比他大不了多少,鬼鬼祟祟的拿着一小包礼物放在他床尾的袜子里面,可惜叶修太困,也没能看清。


他这个年龄本就是吵着闹着的皮孩子年龄,从一早起来就拽着叶母的衣角问东问西要礼物,家里也没人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圣诞节说法,而叶父又是出了名的传统,最讨厌小年轻动不动就要庆祝国外的节日,对自己的孩子自然也不会例外,只可惜双子还小也不好真的发脾气,只任叶母如何劝,也绝不答应带叶修出去买礼物。


而叶修从小性子就犟,现在想来也算是一种遗传,嘴一撇嘟着个包子脸眼泪儿要掉不掉的,小腿吧啦了没几步就往对门姓吴的邻居家里跑去了。


说起这个吴姓的邻居,还是叶父早年的商业合作伙伴,两家私交甚好以至于买了对门的公寓,吴父家有个大叶家双子五岁的男孩儿,叫吴雪峰,从小就喜欢和叶修玩在一起,什么新奇的玩具见闻都愿意和叶修一起分享,哪怕那会儿叶修还是个小婴儿,一说他就哭个没完也依然欣喜非常。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缘分确实是挺奇妙的东西。


叶修这一去就直接扎在吴雪峰房间待了一整个下午,吴雪峰就给他讲圣诞节的传说,讲有关圣诞节的童话,尽可能用着自己才八岁词汇尚且贫乏的大脑想尽一切办法把叶修哄的开开心心。而后把他送回家,不知道做什么去一溜烟跑出了家门直到晚上才带着个红色帽子找到叶母。


#

“说起来当年我为了给你买礼物还差点被我爸揍了。”吴雪峰搂着叶修笑呵呵的抱怨着。日子一晃过去二十年,叶修早就不是会黏黏糊糊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口一句雪峰哥哥叫着的跟屁虫,而吴雪峰也不是会再偷偷摸摸买礼物装圣诞老人哄叶修开心的小男孩,“说起来你还是那会儿可爱,刚知道是我装成圣诞老人给你送礼物的时候抱着我就开始哭。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怎么的。”


叶修听着这十年如一日的抱怨,内心平静如死水,上去冲着吴雪峰的脖子就是一口,“这话你都说了五年了。”说完自己也开始笑,不管怎么说这应该是他童年最好的回忆了。


一早醒来,带着梦里的圣诞老人和麋鹿,拆开礼物,拿着崭新的小汽车,冲向对门对着吴雪峰说这个世界真的有圣诞老人给他送礼物,说吴雪峰没骗他。诉说着的一切都满足了他作为小孩子对世界最美好的幻想。现在想想其实有点傻。但是总归是幸福的。


“说起来你当年到底怎么说服我妈的?”这个问题叶修也问了五年,算是他们每年平安夜的例行对话。而吴雪峰也照例回答了一遍,最后交换一个甜蜜的拥抱和亲吻。


“五周年快乐。我爱你。”


【吴叶】车

破镜重圆的一个肉段,很短

应该是没什么可预警的东西

http://wx3.sinaimg.cn/large/006S1kwxly1fm77my6pvbj30c81msgrh.jpg

感谢所有提供微博给我挂链接的人,你们是天使

【吴叶】乡音无改

口音梗,就是北方的儿化音和南方的吴语。结尾强行点题。

私设老吴是那种口音很重的

偶阿你是吴语中的我爱你。有点烂尾吧…







吴雪峰是个杭州土著,根正苗红的那种,从小在这儿长大,除去旅游没超过离开杭州半个月以上。说起话来带着南方男人的柔,不娘但是挺软,温温和和的,脾气也像个老好人。是个及x乎,微博等一切说话风格评价于一体的男人。

1
——你永远不会知道在和一个有浓烈方言口音的人进行普通话交流时有多绝望。

他俩第一次见面,现实见面,是一次大型的线下面基,连带着陶轩,叶修还有一众工会玩家一起。这其中有绝大部分是南方人,对于叶修张口就来的京腔京片子外带儿化音都是一脸懵。

而吴雪峰的家庭环境原因,也使得他平时基本说的都是当地方言,柔柔软软的吴语,好听的很,只可惜人太多,嘈嘈杂杂,打招呼的时候叶修一个字儿也没听清。

最后聚会结束,他们几个人为了商量战队的事儿又开了小灶,路边摊烟雾缭绕的左手拿着串儿右手拿着几瓶啤酒对吹,醉醉醺醺的就着人生抱负理想也一同对方言和口音问题展开了友好交流和讨论。

平时在网游里,打个竞技打个副本开麦的时间也不多,大家手法都不错,偶尔打打眼神交流队虐虐菜,听不清楚的那几句就当做没发生。以后真的组了战队,面对的都是同等级选手,生活打比赛也都凑在一起,叶修还好,除了喜欢吞字儿基本算标准,吴雪峰那时不时混杂几句吴语方言的变味儿普通话就成了众矢之的。

“老吴你得把你这个习惯改一改啊。”叶修摆出任谁劝也死都不喝酒的架势,拿着两个羊肉串对着啃,开了句玩笑,“以后打比赛的时候你要也蹦出来句方言那咱还不得崩盘。”

“那不能。”吴雪峰就着酒咽下一口肉,拿着签指向陶轩,“这不是还有陶哥了吗。”

叶修笑着回怼了一句陶哥懂有个屁用,他又不上场比赛。

吴雪峰笑笑,敛了敛心神,伸手从盘子里又拿出来一串面筋塞到叶修手里:“吃你的吧。”

男人之间一旦谈到人生理想,总要忍不住多喝上几杯,尤其是20多岁小伙子,刚涉世未深,更是喜欢酒精劲儿一上来就高谈阔论,结果越喝越多,好在战队合同的事儿都基本成型,不算白耽误了一个晚上。

最后叶修和几个将来的战队成员像田螺先生似的骂骂咧咧把这几个酒鬼搬回酒店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半。

吴雪峰醉的尤为厉害,叶修伺候他上床他也完全没有意识,嘴里含含糊糊的念叨了几句不知道哪的话以后就平静如死水一般的在床上躺尸,只是叶修凑近想听时没听懂不说,还差点被吐一身。叶修抿抿唇,最后忍住了朝他肚子来上一拳的冲动,回了自己的房间。

说的什么玩意儿。

2
——你同样也不会知道你的南方朋友会在何时何地学你说儿化音并且引起你的笑点。

南方人在身边有个朝夕相处的北方人时总是喜欢学他们说儿化音。网上曾经对南方朋友说话的评价其中有一条就是你听他们说儿化音,比笑话好笑,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下一句话会把er加在哪个音后面。

“字儿。”叶修不厌其烦的又说了一句,“有点儿像卷舌音。”

吴雪峰对说话这事儿其实有点儿强迫症,叶修又是儿化音典型代表城市的土著人民,说话风格从出生到现在20岁从未变过。吴雪峰一直觉得儿化音挺有意思,现在身边有个朝夕相处了两年的叶修,训练完时不时就要问上几句。

“字——而?”

“字儿,就是把舌头卷起来。”

“字,而。”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不得不说为了这种事情纠结了已经一个晚上的吴雪峰还真的透露出一种诡异的萌感。

“要不咱学个别的词儿?”

吴雪峰点头表示明白:“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

叶修回道:“你说说。”

吴雪峰做学生状,努力回想:“我记得好像是…这儿里?是这么说的吗?”

叶修憋着笑:“……老吴我觉得你两年过来普通话说的进步那么大已经特别好了。”

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做人不是应该看得开点儿吗。

吴雪峰看着叶修的表情,心知他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不觉尴尬,就是笑着凑上前:“给我说一句呗,回来我学学。”

叶修也笑了:“这儿和这里,两个说法。以后慢慢教你,时间还那么长了。不过现在我饿了。”

时间还那么长了。吴雪峰摸了摸脸,让这一句话甜的不行。他还没表过白,就这么暧昧了两年,不过也算乐得其所。

“行。一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叶修饿了一天,听到吃的眼都亮了:“胸柿炒鸡蛋!”

其实某种角度来说他吞字也挺好玩的。吴雪峰心想。

3
——但你总会知道喜欢的人用你家乡的方言对你表白是多甜的一件事。

转眼间吴雪峰离开中国已经七年之久。他的普通话早已因为同声传译的专业而越发标准,吐字清晰,却仍旧怀念嘉世时候和叶修为了几个字的儿化音纠结上一晚上的情景。

吴雪峰这个人其实挺怂的,当年拍拍屁股走人,到最后也没敢和叶修告白。就是在叶修问他还回不回来的时候特肯定的说了一句回来。

直到在机场,两个人也是心照不宣的像朋友一般拥抱道别,内心里的小心思却早已经把心脏裹上了一层蜜糖,那是他们没有说出口的秘密。

——现在不表白不表露只是不想彼此牵绊,比起不知多久的异国恋会带来的彷徨不安,他们更想在未来迎接更好的对方。

“所以你说的回来就是出现在国家队做翻译吗?”叶修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吴雪峰,眯眼抱臂,嘴角却难掩笑意。

事实上,吴雪峰这次做国家队的随队翻译,是他一早自己去找联盟申请的。七年过来,职业选手换了一批,但联盟里总还是有老一辈的认识他的人。

并且吴雪峰出国以后也没因此断了荣耀,偶尔打打国外的区服,也会关注关注国内荣耀的大小事态。算是半个圈内人,不管游戏怎么改革换新,找他这种也比找个对荣耀一窍不通的翻译来要好得多。

毕竟他说过要回来,那就是鼓足了勇气,带着表白的决心回来的,在他认为自己足够优秀,足够有担当的时候。而世邀赛只是这其中的一个小插曲,一个时机很好的小插曲。

“所以,吴雪峰大大。”叶修摸索着世界冠军的戒指,一路拽着吴雪峰的领带从出口到安全通道,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小角落,“我们是不是该兑现一下七年前的事儿了?”

吴雪峰长舒几口气,看着面前笑的张扬的男人,拼命想要压下狂跳不已的心脏所带来的紧张感,一步一步向前,捧起叶修的脸,在对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是,我爱你。”

叶修抿唇,然后想起什么似的用着极为蹩脚的吴语也回了一句“偶阿你。”

他前几天偷偷上网学的。

毕竟他们见面互相吐槽对方的第一句话便是口音。

那么用方言告白也该算是独属于他们之间的小浪漫吧。

end

我的妈耶…lof这个排版啊…

【吴叶24h/0h】烟与蜜糖

#老吴没走的妄想,老叶临走前的那个晚上



“都收拾好了?”吴雪峰站在嘉世门口走廊的拐角处,正好是个暗面的墙角,白天都照不到几缕阳光,几点烟头烧起来的火光就显得尤为明显。比起来叶修那个十年的烟民,他抽的算很少的了,基本没什么烟瘾。


“你吓我一跳。”叶修答非所问,哈着气往吴雪峰的方向走,刚在解约合同上签上名字,心里怎么也不是个滋味,“烟给我抽一口。”


他喜欢从吴雪峰嘴下抢烟,以前是谈恋爱里的小情趣,现在只是单纯的想吸烟,口袋里那包刚让他在厕所抽完了,就剩下一地的烟屁股。吴雪峰平时会管着他,但这些时候,人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即便表面再无谓,他也不会傻到真的相信叶修没事。


“抽吧。”吴雪峰极轻的叹了口气,把吸了没两口的烟递过去,是芙蓉王。叶修爱抽这个牌子,他无所谓这些事就也只买芙蓉王。


其实叶修和嘉世闹翻是迟早的事,这吴雪峰早就猜到,队友孤立陶轩为难他都看在眼里,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无论是立场还是能力范围,他都不能给叶修什么实质性帮助。当年退役吴雪峰本就打算一走了之,好在父母的工作调配临时改变定在中国,他这才留下做了嘉世高管,无力感几乎从嘉世出现问题的一瞬间就充斥内心,吴雪峰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从中继续帮叶修协调,毕竟不是在队伍当中,最重要的比赛他什么也做不了。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走廊这块的灯昏昏沉沉,两个人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躲在角落。虎落平阳被犬欺一点也不假,训练营新提上来的几个小孩看见他俩也故意把脚跺的很响,言语中的小声嘟囔和眼神都流露着嘲讽和不屑,不仅仅是对于队伍没用废人的讽刺,也有着对同性恋的恶心。


——吴雪峰和叶修的事儿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从第三赛季开始。


那次是赛季末他们拿了三连冠,吴雪峰一个高兴喝了酒没忍住就把叶修拉到厕所告了白,混着满身酒气和厕所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地点和状态都可以说是处于低谷,但他就是特别开心,像个小孩儿,说他不用去国外了,最后还亲了叶修,叶修让他亲的昏昏沉沉,酒味儿挺熏,但还缠着一种沉醉在爱人亲吻之下的醉意。而就当他们为了朝思暮想之人成为彼此光明正大的恋爱对象而庆祝之时,陶轩走了进来。


他本来就是想看这两个功臣怎么躲在厕所里那么久不出来,却没想撞上了这一幕。陶轩是个老鸟,鱼龙混杂的人见得多了,对同性恋的态度倒也宽容,那会儿王朝刚刚建立,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陶轩最后也只说了一句你俩收敛着点。他是个十足的商人,只要不耽误他赚钱别的都无所谓,而这种事被泄露,那就相当于自爆,他不想毁了嘉世也不想断了财路。


一根烟很快又被吸完,叶修伸手在窗台边上捻灭了烟,伸手指了指外面,吴雪峰顺着叶修的视线像对街看,灯红酒绿的,天冷走在街上的情侣倒也不少。只是他们站的那一方小地方又陷入了黑暗。


“从后门走吧。”吴雪峰率先打破了沉默,张了张嘴到底一句安慰的话没说出来,“陶轩一会儿估计就要开发布会,你躲着点,沐橙我安顿好了,到时候我和她一起去找你。”


吴雪峰和嘉世的管理合同和苏沐橙的雇佣合同是一个期限,他无所谓现在辞职不干,只是知道叶修担心苏沐橙便顺着他的意。反正早两天晚两天也就那么回事,他太清楚叶修的性子,叶修可以对所有事情不在意,唯独荣耀。他晚去一阵子,还能让他多放心些。


叶修没答吴雪峰的话,顺着窗户口把剩下的那节烟屁股扔到了底下的空地。那块地方是片裸地,什么都没有,基本可以当成是个堆垃圾的地方,叶修以前偷摸抽烟的时候都是在这儿,有些时候吴雪峰绕着正门往边上走,看见地上的烟头就能知道叶修又多抽了多少。


反正他们一个乐意管一个乐意被管,叶修藏也懒得藏,吴雪峰收了他的烟他就再厚着脸皮去要。


叶修突兀的笑了两声,大概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儿。他走上去扣住了吴雪峰的头,凑上就是一口,力道有点大,然后又用自己的嘴唇蹭,软软的带着点硬皮。吴雪峰嘴唇瞬间一麻,下意识的去亲。他明白叶修是什么意思。他俩之前谈恋爱的时候,为了躲着队员和工作人员,时常在这个地方接吻,带着点偷摸的快感,吴雪峰细细密密的亲,柔情蜜意的用舌尖去舔。其实他们俩都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只是前途,战队,世俗压力舆论总都要考虑。


“最后一次在这儿亲了。”一吻闭,叶修语气里颇带点遗憾的意味,嘴角挑起来一抹笑容,还是吴雪峰印象里的自信。


“没事儿,以后我们在总决赛舞台上亲。”吴雪峰开了句玩笑,又严肃下来,“找到去处了给我发消息。我去看你。小心点。”


叶修摆摆手,在吴雪峰胸口处锤了两拳,像战友似的,“照顾好沐橙,哥走了。”


end